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VR

IBM首席技术官新生态系统构建才刚开始

VR
来源: 作者: 2019-02-26 20:16:45

《IT经理世界》:大约20年前,IBM曾经进行了一次比较经典的转型。而这20年间,信息技术革命推动了整个商业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是什么让IBM觉得又到了必须要改变的时刻?

Daniel:我们深厚的技术积淀和在IT行业多年变革的经验积累,使得我们总能够深刻理解产业的变化趋势,并且牢牢把握。其实这一轮的变化最重要的是信息技术交付方式的变化,通过一个新的方式把信息技术的价值交付客户。现在客户越来越不想花时间和精力在底层的安装、配置、运维上,这些活动的价值越来越低。他们希望可以以一种随用随付的模式获得IT技术。这种新的交付方式发生在硬件、软件及整个解决方案的各个方面。虽然我们有很多很好的客户需要的技术,但是技术的交付发生了重要变化,我们需要去适应它。客户也希望我们能够深刻理解这个动向,而不再用过去的方式做事情。

《IT经理世界》:你刚才说你们非常清楚用户需求的变化,那最近为什么还决定要关闭SCE(Smart Cloud Enterprise,IBM在2011年秋天推出的第一个公有云计算平台)?

Daniel:我们可以准确地把握领先科技的趋势,但并不能准确预判市场的每个发展的具体节奏和细节,这是一个试错的过程。我们高估了现阶段客户对云计算能力的需求,于是在SCE中引入了很多过高的能力,比如对如何描述客户的系统对资源的定义和使用方面做得太复杂,但市场不需要这么复杂的能力,只需要入门级的容易使用的。

事实上,当一些新的技术和相应的市场出现的时候,有一种现象不断在IBM重复出现。我们过早估计客户的需求,想得太远,跑得太快,解决方案做得太复杂,太超前小儿风寒感冒
,以至于推向市场时,不得不回调。

在外界看来IBM一直非常成功,但其实这个过程是非常艰难的。当年互联刚刚兴起的时候,我领导开发Websphere以及后来的家族产品,非常成功,但回过头来看,整个过程比公有云的情况糟很多,基本上是走两步,退一步,历经了若干年才搞清楚市场是什么,客户的需求是什么,企业用户要什么。我参与的每一次技术革新和商业模式变革中都有类似的经历。IBM最终赢得市场重要的是我们一直在从中学习,同时了解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流感患者儿童和老年人
,并将核心竞争力与新的市场和技术变革需求做匹配。

《IT经理世界》:IBM的确拥有丰富经验,其实对于云计算等等技术潮流,你们在很多年前就预见到了,但为什么还是眼睁睁看着亚马逊在公有云领域崛起?

Daniel:这个新时代才刚开始,总是有先行者。如果回顾IT发展的历史,你会发现,IBM很多时候都不是第一个介入市场的,比如当年互联刚刚兴起的时候,IBM并不是第一批从事络或互联相关业务的企业,但后来我们做得很成功,比如我们的Websphere。

现在看亚马逊的发展,它们的确打了十分漂亮的一仗。但亚马逊提供的是标准化的少有定制能力的服务。正如我前面所说,企业环境里有太多各种不同的工作负载,它们需要变化的能力和定制的能力,这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研究清楚。也是IBM所孜孜不倦的专注的领域。

《IT经理世界》:今年6月,IBM在美国中情局(CIA)的云计算项目的竞标中输给了亚马逊,IBM内部如何看待这件事?

Daniel: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学习的案例。坦白说第一轮竞标我们准备并不充分。第二次我们做了很多准备,提供了很多对CIA非常有意义的东西,比如很高的安全性。但出于法律程序方面的因素,CIA还是选择了亚马逊。

IBM不可能赢得每次竞标,世界也不存在永远的赢家。从长远的角度来看,每次错失的机会都教会了我们从中了解我们该做的是什么,什么是正确的事情。IBM从这件事吸取了教训,一个月之后就赢得了美国内政部10亿美元更大的单子。

对于这轮新的变革,IBM仍然在不断学习了解,无论是移动互联,还是世界上诸多的行业领域或区域市场上,都有着不可估量的机遇和空间,而且这些领域才刚刚起步,新生态系统的构建才刚刚开始。

《IT经理世界》:新锐互联企业的确获得了很大成功,比如他们的金融业务,你怎么看?

Daniel:金融的行业有两个特点,一是政府的监管非常严格,一个交易数据的可靠性要求非常高。我给大家举个例子,金融行业的客户与亚马逊接洽一般对话是这样的:“我很欣赏你们提供服务的方式,希望能有机会进一步合作。但如果我们的应用程序出了问题,每分钟的损失1800万美元,即使不是你们的基础设施的问题,亚马逊将提供怎样的赔偿?你们会为我们作证么?你们愿意让审计人员进入你们的数据中心,查看我们的数据是否像行业里五大条规规定的那样,受到隔离保护?……”这样的开场白通常会持续5分多钟,因为太多条条框框要说清楚。但亚马逊的回复往往是:“为什么要这么麻烦?你们为什么不告诉那些监管部门这些条规没有任何意义?”举这个例子,是想说,在不同的行业,有着不同的准入规则,当新的市场运作与现存的规定交锋时,你能提供一个好的基础设施并不代表着你能解决一个真正的问题。在任何行业,要想解决一个问题,需要全盘考虑很多因素。提供基础设施作为服务这一模式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。

况且目前中国互联公司还没有像传统的金融机构那样被严格的监管,它们所做的不等于严格意义上的金融业务。

《IT经理世界》:业界认为互联所做的事情是颠覆式的创新,完全可以抛开过去的模式,比如去IOE(IBM的小型机、Oracle的数据库、EMC的存储设备)的主张?

Daniel:现在市场是新世界与传统并存的,企业需要一个打通新旧世界壁垒的桥梁,因为已有的成熟技术是扔不掉的。一个合格的服务商,需要同时对这两个世界都有非常深刻的认识,这样才能够帮助很多企业实现从传统向新时期的平滑过渡。IBM在一代又一代的产业变革中学会了这样的技能,了解行业发展的历史,同时探索革新带来的未来,对过去的了解正好加深了我们对新时期的认识。

“去IOE”本身是一个市场的游戏,非常狭隘和偏颇,它给市场带来很多的误导,不明真相的企业如果盲从,损失不可估量。

当前的世界简单地可以看成三个部分:第一,“IOE”所代表的已有的世界;第二,互联企业谈论的新的世界。第三,将这两个世界结合起来的桥梁。

目前一方面,已有的系统正在保证世界的平稳运行,另一方面,新世界刚刚到来,且不说这个新的模式才开始探索,离成熟还差得很远,最重要的是即使它成熟起来以后,也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搬到这个模式上。

这些年,我们一直在和很多大型企业探讨如何在新环境下发展问题,它们不止一遍地这样问我:“Daniel请告诉我,从技术的可行性到商业上的性价比上来看,我们的哪些业务可以转移到新模式上,哪些还必须用现有的模式来做?“这绝对不仅仅是一个技术的问题,而是一个技术和商业结合的问题。当企业找到互联服务商时,往往得不到成熟的建议,他们没法告诉企业要保留什么,要改变什么,新的互联服务提供商对这个新世界有了一些探索,可能还在快速成长,但是他们对已有世界是缺乏知识的,不光是IT的知识,还有企业业务的认知,他们注定会犯很多的错误,就像我们在新的领域也会犯错误一样。

IBM的做法是什么?我们对已有世界的业务有着深厚的理解,为世界的稳定运行提供可靠支持,同时秉持务实的态度,既保有已有世界的技术和优势,同时以非常稳健、积极的方式去认识新世界,建立这个领域的优势,再基于两方面的理解和实践,负地帮客户将两个世界结合在一起。

如今的IBM已经不只代表Power、DB2、 WebSphere,还代表着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移动、社交等等诸多新平台的方向。我们让自己承担起嫁接两个世界的桥梁的重任,因为客户对我们寄予了厚望。 将来的世界不只非此即彼的。我们既了解客户现在情况,也了解他们新的需求,我们坚信IBM是真正有资格做这件事情的。

《IT经理世界》:现实往往很残酷,IBM有信心赢得这一轮变革的成功么?

Daniel:我在IBM工作已经快40年了,经历了几乎每一次大的转型和调整,在每次大的变革到来时,都会有人站出来说IBM是不是不行了,这几乎已经成了IBM遭遇的周期性铁律。

这个世界对技术的要求丰富多彩,也非常复杂。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东西,有很成功的,但是它们还在一个起点上,更加务实的方式是我们怎么样去学习,试验,然后让它走向成熟,在更多更广的领域里面商业化。这是在我们多年变革中认识到的。

IBM应该变得再快些,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想提醒的是,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小儿食积
,只有稳健的发展战略才是生存之道,人们终究会在时间的长河中认识到这一点。新的世界非常令人激动,我们需要全力以赴去打造,但是已有世界不是顷刻间就完全颠覆掉,正如从主机到PC到Server的演进等,这个过渡是需要平滑而稳健的。

《IT经理世界》: 您的职位里有个“Next Generation Platform”,怎么理解,是指云计算平台么?

Daniel: 我的角色是要带领公司走向这个新世界,新的模式,这件事情牵扯到非常多的方面,比如如何理解硬件发生的转变,服务发生的转变,与此同时,还有很多非技术层面的事情需要去考虑,如软件怎么样打包,怎么样变成一种服务,如何去交付,如何定价等,都是一个企业在市场里展开商业活动需要考虑的。换句话说,怎么样才能让IBM在这个新世界成功,这就是我在做的事情。“下一代平台”理念和云计算有很大的关联,这也是当前市场谈论的重点,但它只是新旧世界转换的一种机制,绝对不是我们使用的唯一的机制,我们正在做的还有很多。

《IT经理世界》: 在广泛拥抱新世界的过程中,IBM如何重新定位自己的商业模式?因为 IBM始终在进入高利润市场,放弃低利润市场,这种战略和云似乎是冲突的。

Daniel:IBM确实一直在寻求高利润的服务领域,我们会不断地自我检测,哪些服务已经商品化了,从而推动IBM的变革始终朝着更高价值产品的转型。IBM并不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,但是我们一直在新的领域尝试头痛的解决办法
,在信息产业领域不断发明和重新定义价值。在新的时期,服务的概念和价值主要体现在知识产权上,它可以是人们脑海里的知识和经验,或者是企业运作中的自动化、数据分析的自动化,或者是认知方面的人工智能等等。

总之,任何事情的发展都是曲折,而不是线性的,思考一个公司的发展要用具备一定的成熟度,以开放的生态体系的思维,更要具备长远的发展眼光看问题。我们生存的最终是一个共存的世界,而不是一个杀戮的世界。IBM宣布推出Open Power联盟, Google也加入了这个联盟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相关推荐